高鐵線上的“千裏眼”
——記十七局二公司中蘭客專項目測量隊

來源:本站原創?作者:管中原??時間:2020-06-30?【字體:??

高鐵安全、舒適、平穩的運行,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測量工作的精細精准,每一條軌道的中軸線,每一處隧道出入口的選址,每一座橋梁、涵洞的關鍵點……每一次測量都不允許有半點差池。日複一日從事著測量工作的他們被稱爲高鐵線上的“千裏眼”,也是披荊斬棘的引路人。

十七局二公司中蘭客專項目管段內橋梁占比達50%,高墩較多,管段涉及高風險、重難工點多,有現澆連續梁、跨既有線、碧雲山隧道施工等,對測量人員來說,每一項都是對測量技術嚴峻的考驗。測量隊每天負重20公斤,數十年如一日行走在高鐵線上,用坐標精准定位,也成了他們的“日常”。

高墩上的“淩波微步”

面對全線施工現場140個高墩,對于一分部測量班班長黃滿和他的隊員來說,每個人都練就了一身徒手攀爬的絕活。測量工作不同于其他,需要選取制高點進行測量,在雁窪溝特大橋施工現場,13#墩達到了53.5米,望著近15層樓高的高墩,隊員們望而生畏,這時候,黃滿二話沒說,扛起將近10公斤的設備,顫巍著向高墩頂端前進。20多分鍾後,黃滿登上高墩後,馬上著手放線測量,觀測、記錄、計算、描點……黃滿帶領一分部測量班分工合作,力求更好地完成任務。

测量工作没有小事,无论多么简单的操作工序,梁场测量班长岑永鹏和梁场测量班都把它看作一项大事去做。为了确保模板的拼装精度,在精确测量放线后,施工中还需要多次校正、重新复测,及时修正。一个高墩,有时候需要爬4、5次,岑永鹏每次都亲力亲为,对于测量的每个点做到精密检测,岑永鹏说,图纸是施工的依据,规范是过程控制的标尺。工作中,他带领队员们经常翻阅图纸、查看规范,施工现场严格按照图纸尺寸进行坐标和高程的放样。对于现场测量放样使用的坐标、高程、尺寸数据,岑永鹏要求每个队员都要作到提前准备,提前计算数据,并安排专人对数据进行至少两遍的复合检查。严格杜绝因为人为的疏忽大意而造成的不必要的错误。岑永鹏常说,“只要我们认真一点,错误就不会发生,误差就会小一点。把误差减到最小,为工程打下夯实的基础。” 作为班长,岑永鹏平均每天要走20公里的路,每个月要走烂两双鞋,羊肠小道、高墩陡坡,对于岑永鹏来说,早已是家常便饭。

責任高于一切

工程測量是一項極其嚴密的工作,差之毫米,失之千米,沒有強烈的責任感和敢于承擔責任的勇氣是不可能幹好測量工作的,這是95後新晉測量員劉思遠來到十七局二公司中蘭客專項目,最大的感受和收獲。

“多學習才能進步”,踏上工作崗位的那一刻,劉思遠就對自己提出了嚴格要求。他總是圖紙不離手、問題不離口,一直以來就是老師傅們嘴中的“跟屁蟲”。爲了盡快提高圖紙放樣的測量效率,他從不放過任何學習的機會,積極參加測量之星的比賽,使自己的專業技能有了明顯提高。

西北地區的夏季酷熱幹燥,在施工現場做路基和橋梁放樣的劉思遠經常一走就是十幾裏,嘴曬幹裂了、皮曬脫落了、頭曬發暈了,他沒有叫過一聲苦。劉思遠說,在測量路基的時候放點是最麻煩的,也是最多的。路基的測量就是一個重複性的工程,每個點的做法都是一模一樣的,例如100米要分3個斷面,一個斷面測量兩次,一下午要做20個斷面的放樣工作,炎熱的天氣、枯燥的工作,常常讓人疲憊不堪。劉思遠回憶說,由于西北地區氣候幹燥,濕陷性黃土居多,有一次去橋梁放樣,描點工作完成後,沒留意挖機正在進行土方挖掘工作,一個回身就踩進了黃土堆砌的一個塌陷坑,瞬間黃土就沒過了腰,大家笑稱,劉思遠瞬間變成了一個小黃人。

劉思遠心裏清楚,施工過程中測量的數據決定著工程的精確度,無論隧道還是高墩,一絲一毫的差距都會帶來不可逆轉的後果。于是,在工地上總能聽到從他嘴裏蹦出“差五個毫”“向前三公分”“向右一公分”之類的話語。爲了按時完成測量任務,劉思遠跟著師傅經常在幾個施工現場往返奔波,到了飯點就在路邊就著黃沙吃泡面,困了就在道邊眯一會,白天跑測量、晚上統計數據。努力爲每次測量所發生的數據及當時的情況進行詳細的記錄,做到有據可查。

因爲特殊的工作性質,黃滿喜歡拿魯迅的話作爲座右銘:世上本沒有路,走的人多了便也成了路。是什麽動力讓他們日夜堅守,不辭辛苦往返奔波于山頭、高墩各個現場之間。正如測量隊員所說,每一次測量、每一個數據,都關系著後續施工的精准和安全,都能更好地爲工程保駕護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