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永浩:平凡普通的四院人,巨石前的鑿光者

來源:本站原創?作者:楚思凝?楊武西??時間:2020-10-12?【字體:??

這是西南公司最年輕的副總工。”很多人因爲這句話,記住了這樣一個人。

大家眼裏的他,是年輕有爲的代表,是帥氣的徐老師,是未到30歲就擔任大型項目總體的優秀負責人,是西南公司成立10周年突出貢獻人物,也是鐵四院第十五屆十佳青年。而他眼中的自己,是一個按部就班做好每一件事的普通四院人。

他就是鐵四院西南公司地下結構專業副總工徐永浩。

初來乍到,他是巨石前的鑿光者

2008年從哈工大畢業,徐永浩入職鐵四院加入了城地院戰隊。

工作之初,他被分配到北京項目部。一個多月後,剛剛了解地鐵設計基本知識,適應首都生活節奏的他,因昆明新攬項目急需人手,便從北京來到了昆明。

起初是讓他到昆明幫忙1個月,誰想這一“幫”,就過去了12年。那時項目部辦公地點在昆明三環的世紀城。2008年的世紀城蕭條、冷清,甚至還在使用馬車作爲交通工具。

這樣“原始”的昆明與彼時有著火熱奧運氛圍的北京,對比太過鮮明。

初來乍到,學于工程力學,用于地下結構,專業差異的不適應,身處異鄉的孤獨感,讓徐永浩有些失落。但隨著項目推進,忙碌的工作讓他很快從惆怅的情緒抽離出來。

2009年西南公司正式成立,工作剛滿一年的徐永浩,面臨著職業生涯第一個重要抉擇:回武漢,還是留昆明?

從武大到哈工大,作爲武漢人的他,回到家鄉,回到城地院應是情理之中,但他卻選擇了繼續留在昆明。問及留下來的原因,徐永浩說了三條理由:一是服從工作安排;二是這裏還有很多問題需要我去解決,也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去學習;三是舍不得像親人般一起奮戰的戰友們。

十余年時間,西南公司在城市軌道交通領域,從“趕路人”漸漸成爲了“領路人”。每一個在那個時期選擇到昆明的四院人,都是巨石前的鑿光者。

逐步適應,他是有點“楞”的趕路人

不論是學校裏的他、剛工作的他、還是如今的他,對于工作,徐永浩說自己有點“楞”。

分配下來的任務,他不會過多擔心做不好,只會一心一意想怎麽做。面對專業上的各種特例,也有自己的堅守:不輕易拍胸脯,但拍了胸脯就必須完成。

2014年5月,擔任昆明軌道交通1號線支線總體,時年29歲的徐永浩既緊張又興奮。他迅速調整,進入狀態。爲了配合國鐵昆明南站的開通,市政府下達了1號線支線2016年6月30日試運行的工期目標。

20個月,從土建初步開展到通車試運行,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徐永浩頂住壓力,和年輕的總體組一起,將不可能變爲可能,創造了新的昆明速度。

嚴謹包容,他是有想法的引路人

2015年3月,30歲的徐永浩被推選爲西南公司結構所副所長。

針對團隊年輕、技術經驗不足的特點,他制定了詳細的梯隊建設、技術提升計劃,著力打造硬朗作風和團隊凝聚力。

工作中,面對一些人工作上的不嚴謹,平常溫和少言的徐永浩也會疾言厲色。但同時他又是包容的,如果是工作態度問題往往很嚴厲,但若是能力不足,也不會過多責怪。

生活中的徐永浩,和同事們既是球友也是朋友,最好成績是和球隊一起拿下昆明地鐵建管杯籃球、足球雙料冠軍。

在徐永浩的帶領下,“能吃苦,有擔當”成爲員工的信條,結構所也成長爲一支善打硬仗的年輕團隊,多次被評爲鐵四院文明集體等榮譽稱號。

2018年初,33歲的徐永浩被提拔爲西南公司地下結構專業的副總工。

感恩前行,他是“平凡普通”的四院人

在與徐永浩的對話中,他多次提到了“平台”和“機會”,言語中滿是“感謝”和“珍惜”。

“是基于鐵四院這個平台,是西南公司給了我機會,讓我不知不覺地成長了那麽多。回過頭看,有刻意做什麽嗎?好像沒有。有特別困難的時候嗎?可能當時會覺得難,但是現在都有些想不起來了。”他認爲,在四院的標准流程和制度下,只要踏實認真,一定能做好工作。在西南公司年輕、有活力的氛圍下,只要有意願,一定會有很多機會。

12年,說短不短,說長不長。于時間本身來說,真的不短。但于他取得的成績來說,真的不長。12年的時間,他和軌道交通彼此陪伴,也與西南公司共同成長,成爲了每一個設計從業者最想成爲的35歲的樣子,用堅守踐行著四院精神,也诠釋了年輕有爲。